重庆合同律师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173-8225-9204

重庆向道律师事务所

全国服务热线:173-8225-9204                                     

客服号码:023-68854652

                 023-68822526

邮箱:1814312578@qq.com

网址:www.xiangdaolaw.com

地址:重庆九龙坡·万象城·华润广场B座16楼 




向道有法129丨未成年子女名下的房产能否强制执行
向道有法129丨未成年子女名下的房产能否强制执行

向道有法129丨未成年子女名下的房产能否强制执行

  • 所属分类:向道讲坛(律师原创)
  • 发布日期:2020-01-09
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
  • 产品概述
  • 性能特点
  • 技术参数

未成年子女名下的房产能否强制执行      

——作者:李念律师

我所办理的市场系列案件中,当事人提出被执行人罗某、王永权等被执行名下查询不到财产,他们都是将房屋登记在其未成年子女名下的,希望律师可以执行其未成年子女名下财产。如果父母负债,未成年子女名下财产是否能强制执行呢?

一、法律规定

关于未成年子女名下的房产能否强制执行,法律法规并未有明文规定。江苏高院在2018年6月发布《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疑难问题的解答》中阐述过关于该问题的处理意见:“对于被执行人未成年子女名下与其收入明显不相称的较大数额存款,登记在被执行人未成年子女单方名下的房产、车辆或者登记在被执行人和其未成年子女名下的房产等,执行法院可以执行。

二、实践中标准并未统一

实践中申请人申请追加未成年子女为被执行人,执行其名下房产,法院有不予支持的情况,这部分法院的理由是,执行程序中追加被执行人,意味着直接通过执行程序确定由生效法律文书列明的被执行人以外的人承担实体责任,对各方当事人的实体和程序权利将产生极大影响。因此,追加被执行人必须遵循法定主义原则,即应当限于法律和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的追加范围,不能超出法定情形进行追加当事人。从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看,并无无可以追加被执行人的子女为共同被执行人的规定,申请执行人请求追加被执行人无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

实践中申请人申请追加未成年子女为被执行人,执行其名下房产,法院也有支持的情况,未成年子女不服后可提出执行异议之诉。

三、最高人民法院的态度

最高人民法院《王雲轩、贺珠明执行异议再审纠纷案》【(2017)最高法民申3404号】,案情简介:王永权与姚明春系夫妻关系,2010年11月2日在王雲轩年满13周岁时,姚明春作为王雲轩的委托代理人与宜昌环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18份《宜昌市商品房买卖合同》。2013年5月6日至5月23日在王雲轩未满16周岁时,所涉18套房屋的所有权被登记在王雲轩名下。2012年8月24日,贺珠明与王永权签订《借款合同》,约定由贺珠明出借1000万元给王永权。后王永权未偿还而被贺珠明诉诸法院,并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裁定查封、拍卖、变卖王永权、姚明春、王雲轩共有的登记在王雲轩名下的共18套房屋。王雲轩提出执行异议,认为法院查封的房产属于其个人所有而要求排除执行,最高人民法院驳回其请求,并着重审查一下四方面的内容: 

(一)房产登记权利人的年龄、收入及财产情况。

王永权、姚明春以王雲轩名义签订案涉房屋购房合同时,王雲轩仅有13岁,属无劳动能力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王雲轩亦未举证证明其通过继承、奖励、父母之外第三人的赠与、报酬、收益等有合法经济来源。……原判决认定王永权、姚明春以王雲轩的名义签订案涉房屋购房合同时,王雲轩没有独立经济来源不属于缺乏证据证明。

(二)购房、产权登记及欠债的时间

王永权、姚明春以王雲轩名义签订案涉房屋购买合同时间是2010年11月2日,王永权与贺明珠签订借款合同时间是2012年8月24日,王永权、姚明春将案涉房屋登记在王雲轩名下是2013年6月4日。王永权、姚明春将涉案18套房屋登记在未成年子女王雲轩名下时,王永权、姚明春尚未归还贺明珠借款,因此王雲轩认为其取得案涉房屋未损害贺明珠利益的理由不成立。

(三)房产的实际使用和经营情况

案涉房屋一直由王永权、姚明春夫妻用于经营,明显超出王雲轩的基本生活需要。因此,原判决综合分析房屋购买时间、产权登记时间、王永权对贺明珠负债情况及购房款的支付,认定案涉18套房屋应为王永权、姚明春、王雲轩的家庭共有财产有证据证明。

(四)购房款的实际出资情况

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一般情况下,登记权利人即推定为实际权利人,但有证据证明购房款实际出资人不是登记权利人时,亦要根据实际出资情况确定房屋的归属。王永权、姚明春对王雲轩的赠予是否成立,不影响原判决认定案涉18套房屋应为王永权、姚明春、王雲轩的家庭共有财产。

 四、总结

我国法律规定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但没有规定有替父母还债的义务。子女与父母是独立的民事行为人,各自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未成年子女名下房产,法院应从购房资金的来源、未成年子女的收入和财产情况、房产的实际使用情况、欠债时间和金额等角度综合考虑,最终认定登记在未成年子女名下的这些房产属于家庭共同财产,而非该子女的个人财产,才可以执行用于偿还其父母所欠的债务。

如果子女与父母生活和经济都独立开来,且父母的欠债行为与子女无关,欠款不用于与子女的共同生活或生意经营。或者子女名下的房产是父母在未欠债时过户的,且过户时子女已经成年。之后父母的欠债也无法执行子女名下该属于赠与行为的房产。

标签

最近浏览:

相关产品

向道有法132丨车辆挂靠运营中的“套路”
向道有法137丨被害人代理律师是否有阅卷的权利
向道有法130丨代孕相关的法律问题
现代治理19丨 企业集团的法律人格问题
现代治理18丨 从审核政府文件中看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倪端

相关新闻